向19岁女生借4000万被起诉 中南文化上演乾坤大挪移

礼物8

2018-09-11

  西溪银泰工地共有300余名建筑工人参与了此次公益义诊活动。

  活动将40。重庆市慈善总会、“我们研发的共享型流动“助浴快车”,通过走进广大社区和长者家庭开展助浴服务,旨在改善长者的生活环境,提高长者的生活质量,助力长者开启健康乐享的美好生活。今天,首站在中铁任之启动后,同时,将开启覆盖全市40”中铁任之健康城入驻居民们310”健康礼“。向19岁女生借4000万被起诉 中南文化上演乾坤大挪移

  韩凯告诉钱报记者,像老应这样的温暖举措,对“微笑行动”而言,已经是第四次发生了,巧的是,他们都是杭州人。  “2014年,青海玉树的一位女士来电求助,希望我们派医疗队过去,为当地60多个患儿提供手术治疗。”韩凯回忆说,由于是临时增加的活动点,经费一时紧张,“微笑行动”的志愿者郭子新一听说,就提出他来承包费用,“他说正要嫁女,看来给女儿女婿最好的新婚礼物,就是以他们的名义帮助这些孩子。”  2015年,资深志愿者朱定南也在儿子的婚礼上,以儿子和儿媳的名义向“微笑行动”捐助了五万元。

  山阳区城管局强化网格化管理,在辖区合理划分管理网格,每个网格设立整治小组,明确管理人员和责任,做到了城市管理精细化。各地城管部门在开展夜间市容环境整治活动时,应该学习山阳区城管局的做法,深入推行“大城市、细管理”理念,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管起、严起,实现精细化管理、精准化服务。

  数千年的古典诗歌传统,虽一度是新诗的焦虑之源,但新诗经过百年沉淀,已初步具备审美独立性。它与古诗之间剑拔弩张的对峙局面早已不复存在。在此基础上,应该试图建立起一种连续的、整体的诗歌史观,将新诗与古典诗歌一同纳入汉语诗歌的历史脉络中共同考察。侦探新诗的古意,正是汉语诗歌整体观中蕴含的一种基本的阅读策略与学术路向。  一直以来,人们习惯用“继承说”与“化合说”来描述新诗与古诗的关系。

 向19岁女生借4000万被起诉,实控人指示财务人员上演“乾坤大挪移”  最近几日,中南文化危机重重,前后因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等,11天时间接连收到4封问询函。 实控人指示财务人员将资金转付,部分流入自己控制的公司,部分资金揣进自己腰包……  自查“三重罪”,多数来自实控人的指示  8月27日,中南文化发布公告称,在初步核查中发现,公司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均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具体表现为,截至2018年6月30日,以公司的名义对外开具且仍由第三方持有的商业承兑汇票累计票面金额为亿元,前述承兑汇票尚未兑付。 且公司在担保函、保证合同等法律文件上加盖了公章,对外担保金额累计约为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其主债务人主要为公司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参股公司及实际控制人陈少忠。

  不仅如此,公司还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占用的资金结余总额为亿元(占最近一期  经审计净资产的%)。

  公告一出,立即引来监管部门的接连问询。

在这之后,中南文化先后发布了重大诉讼公告、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的公告、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持股5%以上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等后续进展。   9月6日晚,中南文化发布了对深交所关注函的更新回复,也让更多一些信息浮出。

  公告称,中南文化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少忠因其控制的中南重工资金紧张,为了经营资金  周转需要,指示上市公司财务人员在系统中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并通过贴现转入指定的第三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截至今年6月3日,开具的虚假承兑汇票共计21张,总额为亿元,这些商业承兑汇票的开具均不存在真实的交易背景与债权债务关系,违反了《票据法》的相关规定。   陈少忠先生通过指示公司财务人员向控股股东指定的收款方支付款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涉及金额为亿元,其中已归还约亿元,目前仍有亿元未归还。

  另外,中南文化未履行审批程序及披露义务的对外担保有12项,担保合同金额为亿元,主合同金额为亿元,相关担保合同的签署及用印也未经过公司内部审批流程。   不仅如此,中南文化还公布了被冻结银行账户冻结具体情况,公告显示,上市公司的17个银行账户和子公司的6个账户被冻结,被冻结账户内总金额为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金额最高的账户有2707万元,最少的仅有7分钱。   截至目前,中南文化的控股股东中南重工集团共持有公司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其中已办理质押登记手续股票占其持有公司股票的比例为100%;中南重工集团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和司法轮候冻结。   另外,持股%的股东王辉,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也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这其中已办理质押登记手续股票占其持有公司股票的比例为%。

  向19岁女生借款4000万,  实控人上演“乾坤大挪移”  值得注意的是,在之前几份公告中,中南文化的一笔借款颇为蹊跷。   根据中南文化此前披露的关于诉讼事项的公告显示,其原告为1999年3月出生的包轶婷,也是该笔借贷合同的债权人。

借款人为中南文化,担保人为中南集团中南有限、实控人陈少忠、周满芬和孔少华,担保合同金额为5000万。   合同签订后,包轶婷于2018年5月30日提供借款3000万元,于2018年6月8日提供借款1000万元,合计提供借款人民币4,000万元,但上述借款却均支付到了陈少忠的个人账户。

  根据《变更诉讼请求申请》显示,中南重工集团在与包轶婷签订《股权质押合同》时,将中南重工集团持有的海得汇金创业投资江阴有限公司350万元股权及其派生权益直接过户给包轶婷,用于抵偿其中的1000万元借款,因各种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

现上述借款期限已届满,尚有3600万元本息未归还,遂提起诉讼。   至于包轶婷是做什么的,小小年纪却为何又有那么多钱,她与上市公司、陈少忠之间又到底有什么关系,中南文化未做更详细的披露。

  虽然上市公司借的钱到了实控人的口袋里,但中南文化仍有还款责任。

  “非常”时期,两高管离职,  文化娱乐业务或受打击  据了解,中南文化是一家控股型企业,母公司不经营具体业务,主要由子公司负责经营、生产。 中南文化本不是做文化产业的,转型前一直以生产金属管件为生。

2014年,中南文化才转型开辟了文娱业务,中南文化还请来了前凤凰卫视执行台长、搜狐视频CEO刘春担任公司的首席文化官。

  2016年,中南影业成立。

当年,中南文化的文化娱乐业务收入占总营收的%,首次超过机械制造业,成为其主要营收来源。

,2017年,中南文化文化娱乐业务同比增长%,占总营收的比重上升至%。

  然而截止今年上半年,中南文化营收亿元,同比下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万元,同比下降%;扣非后净利润仅为万元,同比减少%。

  其中,文化娱乐业务同比下降%,占营收比重下降至%。

  对此,中南文化称,2018年以来整个影视剧市场“头部剧”“精品剧”数量下滑严重,导致大批电视观众开始转移到视频网站。 公司文化板块主要收入来源于电视剧,主要的播出平台为电视台。

但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对电视台的冲击较大,电视台的广告收入出现下滑。 受其影响,在电视剧采购方面整体萎缩,且付款进度延后现象较为普遍。

因此,公司将调整产品方向,由以适应电视台为主调整为向网络电视剧和网络大电影方向发展。

  坏消息总是一个接一个,在中南文化面临眼前的资金问题时,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光与董事、首席文化官刘春却先后辞职。   深交所也有在问询函中提到两位高管离职对公司的影响。

对此,中南文化也只能“故作镇定”地在回复函中表示,没有影响公司董事会的正常运作。

而刘春的离开,是否会对公司的文化娱乐业务产生重大影响,中南文化却只字未提。   从其转型的趋势上看,刘春对中南文化的文化娱乐业务贡献很大,但由于上半年方向上出了偏颇,导致其业务同比下降。 这个时候调整思路正是考验高层决策之际,想必刘春的离开无疑会让中南文化的转型困局雪上加霜。